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张家口冬奥会核心区非点源污染负荷估算

张冉 夏建新 任华堂

引用本文:
Citation:

张家口冬奥会核心区非点源污染负荷估算

    作者简介: 张 冉(1995—),女,辽宁阜新人,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水环境模拟与评价研究。E-mail:zhran0729@163.com.
    通讯作者: 任华堂(E-mail:renhuatang@muc.edu.cn
  • 基金项目: 国家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重大专项(2017ZX0701002)
  • 中图分类号: X522

Estimation of non-point source pollution load in core area of Zhangjiakou Winter Olympic Games

    Corresponding author: REN Huatang, renhuatang@muc.edu.cn
  • 摘要: 确定非点源污染负荷量对于张家口冬奥会核心区水环境安全具有重要意义。利用输出系数法,结合数字高程模型,根据2015年土地利用遥感数据以及2007—2016年统计年鉴数据,计算了非点源污染输出负荷量和空间分布,分析了不同类型污染负荷的贡献。结果表明:(1)2007—2016年非土地利用因素污染源年输出的TN污染负荷量为1 154.25~17 540.39 kg;年输出COD污染负荷量为2 114.76~34 552.41 kg;年输出TP污染负荷量为51.29~842.54 kg;年输出NH4+-N污染负荷量为34.40~514.88 kg。(2)土地不同利用类型输出的TN污染负荷量为33 372.94 kg;COD污染负荷量为21 453.45 kg;TP的污染负荷量为512.82 kg;NH4+-N的污染负荷量为1 129.78 kg。(3)农业人口生活和耕地为输出非点源污染负荷量的主要污染源。(4)污染物输出负荷量的空间分布不均匀,东沟上游子流域和下游出口子流域的输出量比较高,太子城河中下游子流域输出负荷量相对较高。
  • 图  1  研究区土地利用类型

    Figure  1.  Land use types in the study area

    图  2  流域坡度分布

    Figure  2.  Watershed slope distribution

    图  3  计算值与实测值对比

    Figure  3.  Comparison of calculated and measured values

    图  4  非土地利用因素污染源输出负荷量

    Figure  4.  Non-land use factor pollution source export load

    图  5  不同土地利用类型输出污染物负荷量

    Figure  5.  Export pollutant load of different land use types

    图  6  污染物负荷量来源贡献

    Figure  6.  Pollutant load source contribution

    图  7  污染负荷量空间分布

    Figure  7.  Spatial distribution of pollutant load

    表  1  不同污染源的污染物输出系数

    Table  1.   Pollutant export coefficient of different pollutant sources

    污染源非土地利用因素土地利用类型因素
    农业人口生活输出系数/
    (10−3kg·(人·a)−1)
    畜禽养殖输出系数/(10−3kg·(头·a)−1)不同土地利用类型输出系数/(kg·(km2·a)−1
    大牲畜禽类耕地林地草地建设用地
    总氮 86.00 410.00 30.00 16.00 15.00 128.00 10.00 26.00 52.00
    COD 317.00 280.00 60.00 88.00 5.00 45.00 27.00 20.00 60.00
    总磷 8.90 3.10 1.50 0.45 0.04 2.00 0.15 0.36 1.80
    氨氮 3.40 7.70 1.70 3.80 0.10 5.00 0.52 0.25 1.74
    下载: 导出CSV
  • [1] 刘亭亭. 清水河流域典型土地利用方式水土流失特征分析[D]. 保定: 河北农业大学, 2018.

    LIU Tingting. Research on the soil and water loss characteristics of typical land use patterns in Qingshui river basin[D]. Baoding: Hebei Agriculture University. (in Chinese)
    [2] SORANNO P A, HUBLER S L, CARPENTER S R, et al. Phosphorus loads to surface waters: a simple model to account for spatial pattern of land use[J]. Ecological Applications, 1996, 6(3): 865-878. doi:  10.2307/2269490
    [3] 蔡明, 李怀恩, 庄咏涛, 等. 改进的输出系数法在流域非点源污染负荷估算中的应用[J]. 水利学报,2004,35(7):40-45. (CAI Ming, LI Huaien, ZHUANG Yongtao, et al. Application of modified export coefficient method in polluting load estimation of non-point source pollution[J]. Journal of Hydraulic Engineering, 2004, 35(7): 40-45. (in Chinese) doi:  10.3321/j.issn:0559-9350.2004.07.007
    [4] DING X W, SHEN Z Y, HONG Q, et al. Development and test of the export coefficient model in the upper reach of the Yangtze River[J]. Journal of Hydrology, 2010, 383(3-4): 233-244. doi:  10.1016/j.jhydrol.2009.12.039
    [5] 胡正, 敖天其, 李孟芮, 等. 改进的输出系数模型在缺资料地区面源综合评价[J]. 灌溉排水学报,2019,38(2):108-114. (HU Zheng, AO Tianqi, LI Mengrui, et al. Analyzing non-point pollution in areas with scarce data using modified output-coefficient model[J]. Journal of Irrigation and Drainage, 2019, 38(2): 108-114. (in Chinese)
    [6] 任玮, 代超, 郭怀成. 基于改进输出系数模型的云南宝象河流域非点源污染负荷估算[J]. 中国环境科学,2015,35(8):2400-2408. (REN Wei, DAI Chao, GUO Huaicheng. Estimation of pollution load from non-point source in Baoxianghe watershed based, Yunnan Province on improved export coefficient model[J]. China Environmental Science, 2015, 35(8): 2400-2408. (in Chinese) doi:  10.3969/j.issn.1000-6923.2015.08.019
    [7] 张家口统计局. 张家口经济年鉴[M]. 北京: 中国统计出版社, 2007—2017.

    Zhangjiakou Municipal Bureau of Statistics. Zhangjiakou economic yearbook[M]. Beijing: China Statistics Press, 2007—2017. (in Chinese)
    [8] JOHNES P J. Evaluation and management of the impact of land use change on the nitrogen and phosphorus load delivered to surface waters: the export coefficient modelling approach[J]. Journal of Hydrology, 1996, 183(3/4): 323-349.
    [9] 程先, 陈利顶, 孙然好. 考虑降水和地形的京津冀水库流域非点源污染负荷估算[J]. 农业工程学报,2017,33(4):265-272. (CHENG Xian, CHEN Liding, SUN Ranhao. Estimation of non-point source pollution loads of Beijing-Tianjin-Hebei region considering precipitation and topography[J]. Transactions of the Chinese Society of Agricultural Engineering, 2017, 33(4): 265-272. (in Chinese) doi:  10.11975/j.issn.1002-6819.2017.04.036
    [10] 杜颖. 张家口市清水河流域水环境质量评价及前景预测[J]. 河北建筑工程学院学报,2016,34(1):78-82. (DU Ying. Evaluation and prospect of Qingshui river river water environment quality in Zhangj iakou City[J]. Journal of Hebei Institute of Architecture and Civil Engineering, 2016, 34(1): 78-82. (in Chinese) doi:  10.3969/j.issn.1008-4185.2016.01.020
    [11] 付可, 胡艳霞, 谢建治. 基于非点源污染的密云水源保护区水环境容量核算及其分配[J]. 中国农业资源与区划,2016,37(4):10-17. (FU Ke, HU Yanxia, XIE Jianzhi. Estimation and allocation of water environment capacity in the first-grade protecting area of miyun reservoir based on non-point source pollution[J]. Chinese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Resources and Regional Planning, 2016, 37(4): 10-17. (in Chinese) doi:  10.7621/cjarrp.1005-9121.20160402
    [12] 杜娟, 李怀恩, 李家科. 基于实测资料的输出系数分析与陕西沣河流域非点源负荷来源探讨[J]. 农业环境科学学报,2013,32(4):827-837. (DU Juan, LI Huaien, LI Jiake. Analysis on export coefficients based on measured data and study on the sources of non-point load for Fenghe River watershed in Shaanxi province, China[J]. Journal of Agro-Environment Science, 2013, 32(4): 827-837. (in Chinese)
    [13] 张利民, 刘伟京, 尤本胜, 等. 太湖流域漕桥河污染物来源特征[J]. 环境科学研究,2009,22(10):1150-1155. (ZHANG Limin, LIU Weijing, YOU Bensheng, et al. Characteristics of pollutant sources of Caoqiao river in Taihu Lake Basin[J]. Research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s, 2009, 22(10): 1150-1155. (in Chinese)
    [14] 门明新, 宇振荣, 许皞. 基于地统计学的河北省降雨侵蚀力空间格局研究[J]. 中国农业科学,2006,39(11):2270-2277. (MEN Mingxin, YU Zhenrong, XU Hao. Study on the spatial pattern of rainfall erosivity based on geostatistics of Hebei Province[J]. Scientia Agricultura Sinica, 2006, 39(11): 2270-2277. (in Chinese) doi:  10.3321/j.issn:0578-1752.2006.11.016
  • [1] 陆海明孙金华刘婷刘浩宋力朱乾德 . 潜流湿地对微污染水体中氮磷去除效果的中试研究. 水利水运工程学报,
    [2] 丁大志张静波周向华章卫胜 . 围垦工程对沙枉河口污染物输运影响分析. 水利水运工程学报,
    [3] 吕学研张咏徐亮刘雷钟声郭蓉 . 典型入太湖河流夏-秋季氮素污染变化特征. 水利水运工程学报,
    [4] 高树飞 . 扶壁式坞墙稳定性可靠度分析和分项系数法设计. 水利水运工程学报,
    [5] 王俊杰卢孝志邱珍锋梁越 . 粗粒土渗透系数影响因素试验研究. 水利水运工程学报,
    [6] 周富春陈培帅刘国东 . 两江汇流口污染混合区变化规律分析. 水利水运工程学报,
    [7] 钱文勋,张燕迟 . 大坝混凝土早期热膨胀系数试验研究. 水利水运工程学报,
    [8] 假冬冬,邵学军,周刚 . 大系数法与壁函数结合在丁坝绕流三维数值模拟中的应用. 水利水运工程学报,
    [9] 王惠民,王艳红 . 潮汐水域油污染计算. 水利水运工程学报,
    [10] 赵启林,孙宝俊,李秉南,朱凯 . 碳纤维增强混凝土构件正截面计算的双界限系数法. 水利水运工程学报,
    [11] 李定方,鄢俊,陈平 . 岩体裂隙传导系数研究. 水利水运工程学报,
    [12] 张志俊,崔德密,郑继 . 水闸老化的灰色评估法. 水利水运工程学报,
    [13] 杨代泉,沈珠江 . 非饱和土孔隙压力系数研究. 水利水运工程学报,
    [14] 叶铭勋,胡竹魂 . 氯离子扩散系数的测定. 水利水运工程学报,
    [15] 易进栋 . 用速度法确定固结系数. 水利水运工程学报,
    [16] 方永凯,郑培成 . 振冲法的开发与进展. 水利水运工程学报,
    [17] 王盛源 . 强夯法加固松软地基. 水利水运工程学报,
    [18] 李大梁 . 低透水性土的渗透系数测定. 水利水运工程学报,
    [19] 杨永荻 . 矩形水槽水流阻力系数的计算. 水利水运工程学报,
    [20] 司洪洋 . 粗颗粒土石料的定名与粗度系数. 水利水运工程学报,
  • 加载中
图(7) / 表(1)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47
  • HTML全文浏览量:  26
  • PDF下载量:  1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张家口冬奥会核心区非点源污染负荷估算

    通讯作者: 任华堂, renhuatang@muc.edu.cn
    作者简介: 张 冉(1995—),女,辽宁阜新人,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水环境模拟与评价研究。E-mail:zhran0729@163.com
  • 中央民族大学 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北京 100081

摘要: 确定非点源污染负荷量对于张家口冬奥会核心区水环境安全具有重要意义。利用输出系数法,结合数字高程模型,根据2015年土地利用遥感数据以及2007—2016年统计年鉴数据,计算了非点源污染输出负荷量和空间分布,分析了不同类型污染负荷的贡献。结果表明:(1)2007—2016年非土地利用因素污染源年输出的TN污染负荷量为1 154.25~17 540.39 kg;年输出COD污染负荷量为2 114.76~34 552.41 kg;年输出TP污染负荷量为51.29~842.54 kg;年输出NH4+-N污染负荷量为34.40~514.88 kg。(2)土地不同利用类型输出的TN污染负荷量为33 372.94 kg;COD污染负荷量为21 453.45 kg;TP的污染负荷量为512.82 kg;NH4+-N的污染负荷量为1 129.78 kg。(3)农业人口生活和耕地为输出非点源污染负荷量的主要污染源。(4)污染物输出负荷量的空间分布不均匀,东沟上游子流域和下游出口子流域的输出量比较高,太子城河中下游子流域输出负荷量相对较高。

English Abstract

  • 绿色奥运是2022年张家口冬奥会的核心理念之一,保障张家口冬奥会核心区地表水质达到三类水的要求是践行绿色奥运的重要任务。地表水污染物主要来源于点源和非点源。冬奥会核心区流域点源污染处理程度不高,非点源污染疏于管理,河流水质较差。其中点源集中排放污染治理相对容易,而非点源污染物排放分散,治理难度大。因此,准确估算非点源污染负荷是保障水质达标的前提和基础。

    研究区位于张家口市清水河上游支流流域,该流域缺乏历史监测数据,近年来研究成果很少。在崇礼冬奥会临近召开的背景下,有学者[1]开始关注清水河上游河流水质问题,监测分析了河流TN,TP,COD和NH4+-N浓度的季节性变化,而非点源污染负荷方面还未见报道。非点源污染负荷估算有很多方法,主要分为输出系数法和过程模拟法。输出系数法相对于过程模拟法所需参数少,操作简便,适用于缺乏长时间系列监测数据流域的非点源污染负荷估算。然而输出系数法中利用已有文献值确定输出系数进行计算存在着不确定性,许多学者对其进行了改进,Soranno等[2]考虑营养物来源与水体之间的距离,引入传输系数改进了传统输出系数模型;蔡明[3]考虑水文因素和流域损失因素,引入降雨影响系数和流域损失系数等。在传统的输出系数模型基础上考虑降雨和地形因素是当前的主要研究手段[4]。胡正等[5-6]引入降雨、地形因子后分别应用于四川达州缺资料小流域地区和宝象河流域的非点源污染负荷量估算分析。以往研究中一般利用年降雨量建立与多年平均降雨量或入河负荷量的关系得到降雨影响因子反映污染负荷年际变化,而忽略了年内降雨量变化的影响,利用月降雨量进行降雨影响因子的计算可能更为准确。

    本文利用研究区月降雨量数据计算得到年降雨影响因子,运用考虑降雨和地形影响因子的输出系数法,确定研究区主要污染物输出系数,估算冬奥会核心区的流域非点源污染负荷量、空间分布并分析主要污染物的来源贡献,以期为冬奥会核心区水环境安全保障提供科学依据。

    • 冬奥会核心区位于张家口市崇礼区(40°47′~41°17′N,114°17′~115°34′E),研究区土地利用类型以草地、林地和耕地为主,分别占总面积的41.54%,33.61%和22.92%,农村居民点用地占总面积的9.09%,见图1。农村居民点分散位于河流两岸,农村人口生活、畜禽养殖及农业用地产生污染物为河流非点源污染的主要来源。研究区内河流清水河属海河流域永定河水系上游,是洋河支流,发源于张北县与崇礼县交界处桦皮岭南麓,细分为东沟和太子城河,其中太子城河流域为奥运村(原太子城村)及赛事场馆所在地。东沟河流为南北走向,流经清三营乡、狮子沟乡、白旗乡及西湾子镇,河流全长44 km,流域面积770 km2。太子城河发源于四台嘴乡水泉子村,流经奥运村(原太子城村)以及四台嘴乡7个行政村,在西湾子镇汇入清水河,河流长约27 km,流域面积220 km2

      图  1  研究区土地利用类型

      Figure 1.  Land use types in the study area

    • 本文所用到的数据主要包括研究区土地利用类型、数字高程模型(DEM)、统计数据,具体来源如下:

      (1)在地理空间数据云获得研究区的30 m×30 m精度的DEM数据(http://www.gscloud.cn/)。利用Arcgis10.2对崇礼区的DEM栅格数据进行裁剪处理后,提取研究区的河流水系,得到研究区流域地形数据。

      (2)崇礼区的土地利用类型/植被覆盖数据来源于地理国情监测云平台(http://www.dsac.cn/)。土地利用类型/植被覆盖数据来源于崇礼区2015年的土地利用/植被覆盖数据,利用Arcgis10.2进行裁剪得到研究区的土地利用类型数据。

      (3)人口、畜禽养殖、降雨量数据由2007—2017年张家口市经济年鉴中得到[7]

    • 采用最早由Johnes提出的输出系数模型[8]进行计算:

      $$L = \sum\limits_{k = 1}^n {{E_k}} \left[ {{A_k}\left( {{I_k}} \right)} \right] + P$$ (1)

      式中:L为污染物的产生量(kg/a);n为营养源的种类;Ek为第k种营养源的输出系数,kg/(人·a)或kg/((头/只)·a)或kg/(km2·a);Ak为第k种牲畜的数量(头或只)、或人口数量(人);Ik为第k种营养源营养物的输出量(kg/a)。

      降雨和地形是非点源污染物的主要驱动力和重要影响因素。考虑到降雨和地形对非点源污染影响的时间和空间不均匀性,引入降雨影响因子和地形影响因子的输出系数模型[9]表达式(2):

      $${L_i} = \alpha \beta \sum\limits_{j = 1}^n {{E_{i,j}}} \left[ {{A_j}\left( {{I_j}} \right)} \right]$$ (2)

      式中:Li为第i种污染物的污染负荷量(kg);$\alpha$为降雨影响因子;$\beta$为地形影响因子;Ei,j为第i种污染物的第j种营养源的输出系数,kg/(人·a)或kg/((头/只)·a)或kg/(km2·a);Aj(Ij)为第j种营养源营养物的输出量(人//km2或头/km2或只/km2)。

    • 本文输出系数采用查阅文献法,参考以往相关研究成果[10-12],已有文献中输出系数不能反应研究区特殊条件,结合研究区实地调研的实际情况进行调整后确定。污染物随降雨径流迁移入河过程中会有一定比例的滞留和衰减。现有研究成果中农村生活污染源产生污染物的入河系数为0.01~0.1;农业污染源产生污染物的入河系数为0.1~0.3; 散养畜禽污染源的污染物入河系数为0.1~0.3[13]。入河系数大小与降雨产生径流量大小直接相关,径流量越大,污染物入河系数越大,反之则相反。本文研究区流域径流量比较小,污染物入河过程中的滞留量和衰减量相对较高,初步确定TN,COD,TP和氨氮4种污染物的入河系数分别为:0.04,0.02,0.01和0.01,以其他北方相似流域污染物输出系数为基础,估算得到研究区污染源输出系数。见表1

      表 1  不同污染源的污染物输出系数

      Table 1.  Pollutant export coefficient of different pollutant sources

      污染源非土地利用因素土地利用类型因素
      农业人口生活输出系数/
      (10−3kg·(人·a)−1)
      畜禽养殖输出系数/(10−3kg·(头·a)−1)不同土地利用类型输出系数/(kg·(km2·a)−1
      大牲畜禽类耕地林地草地建设用地
      总氮 86.00 410.00 30.00 16.00 15.00 128.00 10.00 26.00 52.00
      COD 317.00 280.00 60.00 88.00 5.00 45.00 27.00 20.00 60.00
      总磷 8.90 3.10 1.50 0.45 0.04 2.00 0.15 0.36 1.80
      氨氮 3.40 7.70 1.70 3.80 0.10 5.00 0.52 0.25 1.74
    • 根据土壤流失方程中降雨侵蚀力影响因子的计算方法,应用前人已通过河北省各气象台站的降雨数据建立的降雨侵蚀力估算模型[14]式(4),计算了降雨侵蚀力因子,进而得到研究区的降雨影响因子φ。由于研究区域属于小流域,空间降雨量的不均匀性对降雨侵蚀力因子的影响不予考虑。

      $$\varphi = \frac{{{R_i}}}{{\overline R }}$$ (3)
      $$R = 0.669\;8{F^{1.865}}$$ (4)
      $${F_i} = \sum\limits_{j = 1}^{12} {\left( {\frac{{P_{i,j}^2}}{P}} \right)}$$ (5)

      式中:${R}_{i}$为第i年降雨侵蚀力(MJ·mm·ha·h-1);$\stackrel{-}{R}$为多年平均降雨侵蚀力(MJ·mm·ha·h-1·a-1);Fi为表示年降雨量中逐月雨量对降雨侵蚀力的影响;Pi,j为第i年第j月平均降雨量(mm);P为多年平均降雨量(mm)。

      流域地形坡度主要通过影响坡面径流量来影响其携带的污染物的量,最终影响污染物的迁移变化。为了反映不同子流域的污染负荷的输出量,对研究区数字高程模型(DEM)数据进行了坡度分析,研究区的坡度分析结果如图2所示,得到研究区的平均坡度为15.76°。

      图  2  流域坡度分布

      Figure 2.  Watershed slope distribution

      根据以往相关研究[9],地形影响因子β可以定义为式(6),结合研究区的DEM和土地利用类型数据,利用Arcmap10.2将研究区划分为17个子流域,考虑了不同子流域坡度空间差异对污染负荷量输出的空间分布影响,对不同子流域的土地利用类型进行了分区统计后,再根据各子流域坡度与流域平均坡度的空间差异对不同子流域输出污染负荷进行计算。

      $$\beta = \frac{{L\left( {{\theta _j}} \right)}}{{L\left( {\overline \theta } \right)}} = \frac{{\theta _j^d}}{{{{\overline \theta }^d}}}$$ (6)

      式中:L为污染负荷量(t);d为常量;${\theta }_{j}$为不同子流域的平均坡度(°);$\stackrel{-}{\theta }$为研究区的平均坡度(°)。

    • 大多数非点源污染物是在汛期排入水体,因此,为了验证计算结果的可靠性,采用以往研究中2016年7—9月份汛期东沟沿程河道断面水质监测平均值[1]与年径流量乘积得到污染负荷量与本文计算结果进行对比,见图3

      图  3  计算值与实测值对比

      Figure 3.  Comparison of calculated and measured values

      经计算:TN,COD,TP和NH4+-N输出负荷量计算值与实测值的相对误差分别为:10.54%,9.69%,24.86%和35.76%,误差在允许范围内,证明本文计算方法与确定的输出系数值合适,本文对研究区非点源污染负荷的估算结果合理。

    • 研究区非点源污染负荷估算将污染源分为非土地利用因素和土地利用因素两部分分别进行计算,非土地利用因素包括畜禽养殖和农业人口生活输出的非点源污染。其中,畜禽养殖包括牲畜和禽类,牲畜分为大牲畜(如牛和马等)、小型牲畜(猪和羊)。土地利用因素将研究区土地利用类型分为耕地、林地、草地和建设用地。

    • 应用输出系数法对冬奥会核心区流域2007—2016年非点源总氮(TN)、化学需氧量(COD)、总磷(TP)和氨氮(NH4+-N)负荷量进行了计算。图4给出了2007—2016年非土地利用因素污染源输出的污染物负荷量。

      图  4  非土地利用因素污染源输出负荷量

      Figure 4.  Non-land use factor pollution source export load

      年输出的TN负荷量为1154.25~17540.39 kg,年均输出TN负荷量为9694.48 kg;年输出COD负荷量为2114.76~34552.41 kg,年均COD输出量为18 995.29 kg;年输出TP负荷量为51.29~842.54 kg,年均TP输出量为446.09 kg;年输出氨氮(NH4+-N)负荷量为34.40~514.88 kg,年均输出氨氮(NH4+-N)负荷量为294.05 kg。非土地利用因素污染源输出负荷量年际差异较大,主要与年际降雨侵蚀力变化影响有关,输出污染负荷与降雨侵蚀力成正比,污染负荷总量年际变化整体趋势与各污染源输出量波动变化一致;其次与各年份不同污染源数量变化有关,其中农业人口与养殖大牲畜数量比较稳定,而养殖猪输出污染负荷量逐年递增,羊输出污染负荷逐年递减,禽类输出污染负荷年际波动分布,与污染源数量增减趋势相同。

    • 利用崇礼区土地利用类型/植被覆盖遥感数据得到研究区土地利用类型,计算得到了的不同土地利用类型输出污染物负荷量,图5给出了不同土地利用类型的污染物输出负荷量:

      图  5  不同土地利用类型输出污染物负荷量

      Figure 5.  Export pollutant load of different land use types

      研究区不同土地利用类型年输出TN污染负荷量为33 372.94 kg;COD污染负荷量为21 453.45 kg;年输出TP污染负荷量为512.82 kg;年输出NH4+-N污染负荷量为1129.78 kg。对比不同土地利用类型输出的污染物结果来看,耕地是非点源污染负荷的主要污染来源,其次为草地和林地,建设用地输出的污染负荷量相对较少。

    • 图6给出了2016年4种污染物负荷量的不同类型污染源输出污染物的来源贡献结果。TN污染负荷量的来源贡献分析结果表明:耕地(49.82%)为输出总氮污染负荷量的最大来源,其次为草地(18.34%)、大牲畜(13.60%)和农业人口生活(9.91%)。COD污染负荷量的主要来源贡献大小依次为农业人口生活(36.95%)、耕地(17.73%)、林地(15.59%)和草地(14.28%)。TP污染负荷量来源贡献分析结果表明:农业人口生活(43.81%)和耕地(33.27%)为主要污染源,其次为草地(10.85%)。NH4+-N污染负荷量来源贡献结果分析表明:主要贡献量大小依次为:耕地(61.25%)、农业人口生活(11.83%)、林地(8.96%)、大牲畜(7.72%)和草地(5.33%)。

      图  6  污染物负荷量来源贡献

      Figure 6.  Pollutant load source contribution

      考虑了不同子流域坡度因子β的影响,对不同子流域污染源进行分区统计后,利用输出系数法进行了计算,揭示了2016年4种污染物输出负荷量来源的空间分布情况,见图7

      图  7  污染负荷量空间分布

      Figure 7.  Spatial distribution of pollutant load

      总体来看:不同子流域输出非点源污染负荷分布不均匀,TN输出负荷量主要分布在狮子沟乡和西湾子镇南部(9 421~12 664 kg)以及清三营乡、白旗乡和四台嘴乡部分子流域(5 226~9 421 kg);COD输出负荷量在西湾子镇南部子流域最高为15 634 kg,其次为狮子沟乡北部、白旗乡西部、西湾子镇西部和四台嘴乡南部子流域(6 045~10 354 kg);TP输出负荷量在西湾子镇南部子流域最高为334 kg,其次为狮子沟乡北部、白旗乡西部以及四台嘴乡南部子流域(163~236 kg);NH4+-N输出负荷量主要分布在西湾子镇西南部(424 kg),其次为狮子沟乡、清三营乡、白旗乡部分子流域以及四台嘴乡南部子流域(170~316 kg)。

    • 为分析冬奥会核心区非点源排放污染物对流域水环境的影响,采用输出系数法计算了张家口冬奥会核心区的非点源污染负荷量、空间分布,分析了不同类型污染负荷的来源。通过实测水质监测值验证了输出系数法计算结果的准确性,得到以下结论:

      (1)将东沟沿程河道断面水质实测浓度值与多年平均径流量乘积和本文利用输出系数法计算得到的输出负荷值进行对比,相对误差较小,证明本文非点源污染负荷量估算结果合理。

      (2)2007—2016年非土地利用因素污染源年输出的TN负荷量为1 154.25~17 540.39 kg;年输出COD为2 114.76~34 552.41 kg;年输出总磷(TP)负荷量为51.29~842.54 kg;年输出氨氮(NH4+-N)负荷量为34.40~514.88 kg。

      (3)不同土地利用类型污染源年输出TN污染负荷量为33 372.94 kg;COD污染负荷量为21 453.45 kg;总磷(TP)的污染负荷量为512.82 kg;NH4+-N的污染负荷量为1 129.78 kg。

      (4)从4种污染物的贡献来源来看,TN的输出负荷量中贡献最大的是耕地,其次为草地、大牲畜养殖以及农业人口生活。COD污染负荷量的主要来源贡献依次为农业人口生活>耕地>林地>草地。TP污染负荷量来源贡献中农业人口生活和耕地为主要污染源,其次为草地。NH4+-N污染负荷量主要来源于耕地,其次为农业人口生活和大牲畜养殖。

      (5)污染物输出负荷量的空间分布不均。东沟上游子流域和下游出口子流域的输出量比较高;太子城河流域中下游子流域输出负荷量相对较高。

      (6)从冬奥会核心区建设及长远发展来看,冬奥会举办期间以及未来人口增多,河流水质要达到冬奥会对地表水质的要求标准将面临巨大困难和挑战。因此,需要点源污染与非点源污染协同控制,不仅要对点源污染实行高标准污水处理工程进行削减,还要合理规范畜禽养殖结构,科学管理农业用地化肥农药的使用,减少非点源污染负荷输出量,切实履行“绿色奥运”的重要理念。

参考文献 (14)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